当前位置:首页>>逛逛

载人登月球(载人登月*新进展)

载人登月准备进展如何?选人标准是什么?杨利伟透露了这些→ 在神舟五号飞行的21小时23分钟里,杨利伟说他只睡了半小时,因为时间太宝贵,而他所有的体验和感受也都成为了中国航天员首次在太空获得的**手经验。神舟五号任务圆满完成后,尤其是*近10年来,中国

admin

  载人登月准备进展如何?选人标准是什么?杨利伟透露了这些→

  在神舟五号飞行的21小时23分钟里,杨利伟说他只睡了半小时,因为时间太宝贵,而他所有的体验和感受也都成为了中国航天员首次在太空获得的**手经验。神舟五号任务圆满完成后,尤其是*近10年来,中国载人航天发展也进入了快车道。现在,对于航天员来说,无论是天上的生活条件,还是地面的训练方式都有了很大变化。都有哪些变化?来看专访。

  总台记者 劳春燕:我记得您在自己的书里写过,您当时还花一万多块钱,买了一台摄像机。

 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 杨利伟:因为那个时候,我们来学习的前几年,我们是没有模拟器的。不像现在,大家看到我们的背景,都是一比一空间站的模拟器,航天站里可以一比一学习。进入任务不到一年的时间,我们才把模拟器研制出来。大家排着号在里边学习和训练。当时买了个摄像机,把这里边的视频、照片,把它做出来,在电脑里边去做。

  杨利伟:这边是我们空间站一个模拟的地方,主要做实验的。我们在执行任务前,航天员在这里边真正工作了一个月,吃喝拉撒睡全在这里边模拟。

  劳春燕:除了不是失重。

  杨利伟:对,这里边就跟太空当中是一样了。这里边就是空间站里边。

  劳春燕:这就是卧室。

  杨利伟:对,我们的卧室。大家看到有些不同的机柜,还有一些就餐区。

  劳春燕:那个是货包吧。

  杨利伟:对,那都是货包。

  杨利伟:再往那边去,就是接着天舟。这里边有很多的把手,这都是为了航天员在里边工作操作方便,控制自己身体、姿态。

  杨利伟:这就是他们的私密空间,有一个悬窗能看外边。

  劳春燕:现在空间站的条件真的很好。

  杨利伟:我们整个空间大概50立方米,我飞行那会儿才6立方米。

  劳春燕:这是风箱,每次航天员出征的时候都要拎一个风箱。

  杨利伟:通风用的,我们在出征的时候他用这个,防止航天员在里面穿着很热。把通风打开之后,它这里边就会有个循环,就不热了。

  杨利伟:我们飞天的航天服比这个复杂得多了,它就是一个小的航天器把它浓缩到服装上,有防热的、阻燃的、防辐射。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气密,有很多层来组成。

  杨利伟:整个服装有120多公斤。这个服装比我们*初神舟七号飞行那会儿也做了很多改进,那个时候在场外暴露大概工作四到六个小时,现在我们是要大于八小时的工作时间。

  杨利伟:这是一个大便的收集装置,这是一个小便的收集装置。在失重情况下,他要把自己的腿固定上,要不然就飘走了,后面带着一套除臭的一些装置。

  杨利伟:跟他联系紧密的是尿处理子系统,尿罐、尿液箱,要蒸馏的。通过这一套设备,进一步处理之后,就可以重复使用了。

  劳春燕:这尿液也是有用的。

  杨利伟:现在回收比例非常高,达到85%以上了,处理完之后我们是可以喝的。我们现在环控生保系统,我们叫再生式的。我飞行那会儿我们叫携带式的,所有东西都是带上去的。

  劳春燕:这样就能够减少上行的压力,一克千金。

  劳春燕:训练方式跟神舟五号准备的训练方式有什么变化?

  杨利伟:这变化太大了。一个是更科学了,另外项目更多了。早期的飞行都是短期的,而且每次任务都是突破性的。现在,长达半年甚至将来有一年的飞行,可能要求就又不一样了,这样给我们的训练带来很多特点,现在更加科学了,更加有针对性了。

  杨利伟:关键是我们现在手段更多了,包括我们的设施设备。**批来的时候我们还去跳伞训练,现在我们到了第二批、第三批就不需要了。比如说我们的出舱,我们可以在水槽里边模拟失重。

  劳春燕:您现在是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,但是您同时也是航天员,现在还在继续训练吗?

  杨利伟:对,航天员的基础训练我们还都在参加。

  杨利伟:每年我们会对航天员进行评价,我们**批的航天员,因为相对来讲年龄都比较大了,所有的训练大家都一样要做。包括转椅、离心机,包括现在离心机,我们还在做8个G,我们还都是达到优秀的水平。我离心机基本上就没出过前三名,转椅就更强。

  劳春燕:照现在的话来讲,也就是很“卷”。

  杨利伟:你在这里边你还想比别人做得好,那就得下功夫。航天员*优秀的品质就是坚持。

  劳春燕:心里会有遗憾吗?

  杨利伟:当然会有遗憾。看到我们同批的一些,**批的航天员飞行两次三次四次,很多次的飞行,实际上是有冲击的。

  劳春燕:你很羡慕他们。

  杨利伟:那当然了。

  劳春燕:您怎么看使命、责任和牺牲?

  杨利伟:国家利益高于一切,你为她哪怕去付出生命,这是值得的。神舟一号发射的时候,航天员们自己在一起聊天就在讲,50%的安全把握,敢不敢上?50%我们就敢上。实际上我们的工程都是百分之九十九点几。

  劳春燕:勇敢的背后是责任。

  杨利伟:祖国利益高于一切,这就是从我们在成立大队的时候,可能植入大家心里边的这么一句话。

  杨利伟:20年了,我们有变的,有不变的,变的可能是我们很多工程的发展。对航天员来讲,不变的真是初心,作为航天员,就刚才您在问为什么还在一直参加训练,实际上作为航天员,初心就是这样。

  太空探索是一场永远在路上的远征。载人航天三步走战略完成,中国空间站全面转入应用和发展阶段的同时,中国航天员也在为向深空迈进的新征程做着准备。

  劳春燕:下一步就是载人登月。

  杨利伟:针对直接登月任务,目前还没有进入。我们现在前期的一些工作已经在做了,比如说登月的航天员一定是经历了我们空间站的飞行,我们希望他有飞行经历和经验,我们现在第四批的航天员选拔,这里边比如说他的知识结构,包括训练的一些项目,都会往我们将来登月这方面做一些考虑。

  杨利伟:第二个就是从训练项目上,现在我们的飞行,我们进入到空间站,是完全在微重力环境下。将来比如说到了月球,还有1/6的重力,这样对人的协调性、操作性有要求,因为在太空当中还要进行月球车的操作。

  劳春燕:现在航天员系统已经在为载人登月做准备了。

  杨利伟:对是这样的,因为前期工作一定要做的,我们的训练设施现在就得着手去做了,因为它一定要有研制过程。航天员很多的训练项目,包括一些大纲,包括像需要什么,现在也要做了,服装现在已经进入研制阶段了。

  劳春燕:到时候我们选拔载人登月乘组的时候,会有哪些特别的要求和标准?

  杨利伟:一定要有丰富的飞行经历,或者是经验。第二个要有更好的心理品质,可能比我们飞空间站的时候要有更好的心理品质,毕竟飞得更远了。

  劳春燕:从空间站到登月,将来我们还会去往更远的星球,这方面我们在做准备吗?

  杨利伟:实际上现在我们在做登月,但登月一定不是*终的目标,将来可能会去更深远的太空探索,这也是我们去搞载人航天,利用这种资源为人类服务的一个目的。(央视新闻客户端)

【编辑:李岩】


{dede:include filename="menu.htm"/}